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香港六合今期 >

展望100年:未来人类社会的3种发展方向

发布日期:2021-08-26 11:58   来源:未知   阅读:

  [ 编者按 ] 对于所有事情的预测,不外乎三种:好得出人意料、一般般的好、糟糕透顶。即便我们不能精准预测结果,但仍然可以按这三种可能进行分析,掌握趋势,趋利避害,避免“糟糕透顶”的情况出现。

  ■ 超级幸福,人们过着乌托邦般的生活。也许到2121年,世界还不是最完美的乌托邦,但比现在好得多——趋势是朝着指数级的改善发展的。

  ■ 没有太大变化。有一种可能是,指数增长正在接近饱和,但我们仍然会有一些线性级的改善,但变化不大。

  ■ 变得很糟糕。或许到了2121年,人类因为多种原因面临灭绝;又或许到时候人类社会崩溃,我们会活得比灭绝还惨。

  当然,说到结果预测,就需要估算每一种结果出现的概率。这并非易事,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100年内,它们发生的概率都不容忽视。本期内参主文将从多个角度就这三种情形来做出分析,找到其目前的发展趋势,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从而避免事情朝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有理由相信,一个世纪后,我们的子孙将比我们现在过得好得多。到那个时候,许多只存在于科幻作品中的技术将会成为现实。

  为什么我们可以期待未来还会继续更好?这与人类的特性有关。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一点是,他们有能力在他人知识的基础上进行扩展,并且是指数级的扩展。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事物越发展,人类可依靠的技术和工具就越多,更多的进步就越容易发生。

  技术(和知识)的发展不是简单的做加法,它们会复合起来相互促进。技术本身也能帮助创造更好的技术。随着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我们可以预期这一趋势将进一步加速。

  随着人口增长,人们更有可能以更专业的方式做事,并利用比较优势的经济原则:每个商品或服务最终由拥有最低机会成本的人来生产或提供。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生产成本最低不一定等同于生产效率最高。

  另一方面,人口的减少则会减缓甚至使发展倒退。从另一个方面来看,随着主体数量的增加,经济会变得更加高效,技术创新产生了可以用来生产更多资源的新方法,人均可获得的资源也更多。

  通信技术,尤其是互联网,大大促进了这种指数级增长。互联网不仅加快了信息传播,也因此加快了创新的速度;另外,互联网还创造了新的经济模式:人们愿意分享自己的知识、信息,来满足自己的精神层次需求。

  全球合作是大势所趋,这也是另一个将加速人类进步的因素之一。把精力放在把蛋糕做大上,而不是试图偷走别人的蛋糕。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很自然地认为,这一趋势不仅会持续下去,而且还会加速和爆发。我们会不断创新,让生活变得更简单、更安全和更欢乐,朝着更接近乌托邦的方向发展。但面对这样的未来,我们大概会有什么样的长期目标驱动我们进步呢?

  人类想要实现永生的障碍很多,首先,目前人类的生物学寿命是有上限的,大约是150年。其次,还有众多的次生后果:当一个人有了几百年的寿命时,人的意识会变成什么样子?社会能否承载大量人口?经济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从某种程度讲,这个目标似乎比永生更难实现。幸福很难定义,因为它涉及很多不同的层面。在这里,暂且用“幸福”指代这个从纯粹的享乐主义到实现人生追求的多个维度的期望。

  有几种方式可以让我们借助更先进的技术变得幸福,比如通过技术可以简单地控制我们大脑内的生物化学反应,从而让我们一直感觉幸福。或许你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享乐主义者,你更渴望有意义和成就感,但是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技术发展到能让你在模拟现实中实现对意义的追求呢?你是否会接受它们?

  任何足够先进的技术都与魔法无异。除了探索更大的世界外,我们还可以扩展我们大脑的能力。比如提高智商、像蝙蝠一样听到超声波、借助嗅觉识别颜色,甚至获得隔空取物的能力。

  我们可以用“滞托邦式”(Stagtopian,stagnate+utopian 的合成词,意为“停滞不前的乌托邦”)来描述未来事物基本保持不变的情况。

  这是科幻故事中绝对不会出现的情景——100年之后的世界和现在并没有太大差别。相对于我们最期待的理想结果来说,也算是次优的结果。但也意味着,前面所说的(比如永生、幸福、超凡)在滞托邦的世界里永远都不会实现。

  想要定义“滞托邦”其实很难,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样的未来并不算坏,就只是和今天没什么太大差别而已,但这样的结果当然不是理想的。

  不过,滞托邦并不意味着世界会一成不变,而是说我们在上一种可能中提到的指数级的增长不会发生了。某些事情必定会有所改善,比如贫困人口减少等等。在未来的未来,世界可能还会继续保持这个样子几个世纪甚至几千年,但终有一天人类会打破这种状况,恢复指数级的增长;但如果受限于物理规律或人类本身,我们也有可能永远没办法恢复。另外,滞托邦是种脆弱的平衡,也许被打破之后会迅速倒退,向坏的方向发展,或者也没有那么差,但至少是比当下糟糕。

  我们习惯以为许多现象的发展规律是像指数函数一样的,但在现实世界并非如此。如果放远来看,这些现象更像是个S型函数,先是像指数函数一样快速增长,但速度逐渐减缓,最终达到饱和。

  20世纪下半叶,我们目睹了许多领域的巨大进步。太空技术飞速发展。我们登上了月球,向火星发射了漫游车。同时,信息技术永远改变了我们工作、娱乐和互动的方式。你现在的智能手机甚至比第一次将人类送上月球的计算机还要强大好几个数量级。

  近年来,我们的直观感受是,已经很少有十分轰动的进展了。人类50多年前就已经实现了登月,但现在月球基地连影子都还看不到。创新已经变得不再具有突破性,我们关注的是“从一到多”的改进,而不再是“从零到一”的突破。

  直觉已经告诉我们,进展可能正在放缓,但直觉本身很容易带着偏见。首先,我们很难看到当下取得了多大的进步,通常需要过几十年才能意识到。其次,进步并不一定是平滑发展的。即使是指数型的趋势,仍然会有较快和较慢的时期。

  说到底,我们无法判断进展是否真的在放缓,还是说发展只是遇到了暂时的挫折,或是现在的进展放缓其实是表征,背后暗藏着更大的系统性问题。下面不妨先来看看两种可以用来解释发展放缓的假说。

  尽管技术发展通常是指数级的,但它也是有周期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创新和明显停滞的年份会交替出现。目前来看,当下就是这样一个类似停滞的阶段,可能要等上几年甚至几十年才会出现下一个重大突破。

  以人工智能为例,一方面,它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真正的突破了(除了几个可能的例外,如生成式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另一方面,我们正在见证的许多“看起来”像是重大突破的进展其实也只是渐进式创新。之所以说这些属于渐进式创新,原因在于它们尽管成果惊人,但本身并不是任何范式转变的结果(其背后思考问题的逻辑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相反,它们的出现仅仅是因为我们把训练、数据和神经网络架构做得更好了而已。

  那么,我们是否真的达到了某个发展的高原,开始进入稳定甚至停滞发展的阶段,只能做些小打小闹的发明创新了呢?也许是,也许不是。

  首先,即使假设我们的增长不再是指数级别,仅依靠线性式的推理发展,我们仍然可以期待在一个世纪内取得巨大的进步(直到发展饱和)。

  其次,或许不是我们取得的突破性进展的数量在减少,而是我们的期望值变得太高。20世纪取得了异常丰富的突破性进展,但也有理由相信,这样的结果并非是重大突破本身综合加成,带来了爆发式的突破增长,而仅仅是随机的结果,这个世纪突破性进展发生得密集了一些而已。

  当然,123历史图库2020年全年彩图,我们终将到达发展的真正高原期,但我不认为就是现在,因为我们的惯常思维,常常认为当下的发展已经开始停滞(事实却并非如此)。但其实,下一个重大突破密集爆发的时期正在到来。

  第二种假说认为,虽然某种技术是可行的和有益的,但并不意味着它一定会被创造出来。

  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目前的激励机制可能已经不再有效了。进步不是凭空发生的。人们需要正确的激励,否则不会平白无故投入时间和资源。如果某种技术还没被我们开发出来,并不总是因为技术不可行,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缺乏对的激励措施——激励措施有时会与我们真正想要和需要的东西产生错位。比如,商业世界的激励是金钱,但现实中不同人群对激励的诉求会更加复杂。

  激励错位的情况下,我们能期望的最佳结果当然就只有发展停滞了。事情进展可能会很顺利,但远未达到最理想的状态。这样的情况还能接受,但事情可能变得更糟。

  反乌托邦式的世界和乌托邦式的世界可能性一样大,甚至是更有可能的结果。每过一年,灭绝的概率就会增加一些,既是因为累积效应,也是因为新技术会带来新的风险。与技术进步一样,生存风险以指数函数的形式增加。当下的生活得到指数级的改善,未来以糟糕结局收场的方式也越来越多。

  首先,让我们定义一下什么是糟糕结局。人类灭绝显然是一种,但它并不是唯一的糟糕收场方式。下面,我们不妨大胆设想100年后,世界从文明崩溃到人类灭绝所有糟糕情况发生的可能。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用于应对人类生存风险的资源是如此之少。如果我们找不到适当的激励措施来减轻这些风险,我们最终可能会创造出一种类似超级智能的东西将我们消灭,这才是最重要、最被忽视的风险之一。超级智能、核战争、纳米技术只是人类存在风险的一些已知例子。一个世纪后,我们很有可能会发现一些新的风险。

  假设我们设法避免了技术带来人类灭绝的风险,并朝着乌托邦的方向前进。我们又如何确定到时创造的乌托邦真的是理想中的乌托邦?换句话说,我们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

  在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一书中,每个人都很快乐,每个人都能随时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但它是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

  这部小说是众多对功利主义批判的经典作品之一,虽然写于1931年,但它与现代社会和未来的情景却有很多相似之处。功利主义在理论上是简单、直接、实用的。在实践中,我们不能把人类经验的复杂性概括为做更优选择的问题。

  功利主义是一种道德哲学,它包括优化效用价值。它的首要问题是,优化方法需要一个目标函数,一个可被最大化的单一数值。

  假设现实生活是一个优化问题,而且是多目标问题(即我们有许多东西都想最大化)。为简单起见,设想我们只想最大化两件事,比如“总体幸福”和“平均幸福”。

  有时,对这两个目标中的一个进行优化也会(但不一定)改善另一个目标。例如,让一个人更幸福会同时增加总体幸福和平均幸福。但真实情况并不总是如此。

  那要如何对总体幸福和平均幸福同时进行优化呢?把多目标问题变成单目标问题的一个简单方法是,通过对每个单独的函数进行加权来创建一个新的目标函数。但这其实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因为不同的目标函数衡量的是不同的东西,因此没有办法证明任何特定的权重选择就一定是最好的。

  我们能做的最佳办法,是找出那些所有目标都共同达到相对更优的所有可能。我们之所以确认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好,是因为我们还能同时改进很多东西。例如,总体幸福和平均幸福都在上升。当然,我们最终会达到某个临界点,到那时,我们就只能优化单独的一件事,彼时必须做出妥协的选择。

  当然,人类是超级复杂的,我们不能把问题简单地归结为总体幸福和平均幸福。除了幸福,我们还在乎很多其他的东西。就算我们只在乎幸福,我们又要怎么量化幸福呢?

  我们都不知道在什么程度上真正掌控着自己的命运。有时,历史似乎遵循的是一个任何人都无力改变的特定路径。只需要满足某些特定条件,事情就会朝着特定的方向发展,无论是好是坏。如果这种历史决定论是正确的,那么除了坦然接受历史的发展,我们几乎无能为力。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无视人的智慧和力量,任何人都有可能改变历史的进程。

  也就是说,面对世界的发展,我们需要明确优先事项,战略性地重新配置资源,重新考虑激励措施。无论未来如何,每个人都可以而且必须在塑造它的过程中发挥作用,使我们的长期福祉最大化,痛苦最小化。

  这些元趋势包括人类寿命延长、智能经济蓬勃发展、人工智能与人类协作、城市化蜂窝农业和高带宽脑机接口……可能会彻底改变整个行业,重新定义未来一代的企业和当代挑战,并自下而上地改变我们的生活。

  1.全球富裕度持续增加。中等收入人口持续增加,极端贫困人数持续下降。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因素的融合驱动的:高带宽和低成本的通信、云上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辅助教育和人工智能驱动的医疗保健。

  2.全球高速网络通信能够连接所有人和任何地方。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推动的:低成本太空发射、硬件进步、5G网络、人工智能、材料科学和不断增长的计算能力。

  3.人类平均健康寿命将增加10年以上。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基因组测序、CRISPR技术、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细胞医学。

  4.资本充裕的时代将见证加速创新。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全球连通性、非物质化、非货币化。

  5.增强现实和空间网络将实现无处不在的部署,消费者将在一个全新的智能、虚拟重叠的世界中全天玩耍、学习和购物。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推动的:硬件进步、5G网络、人工智能、材料科学和不断增长的计算能力。

  6.万物智能,内嵌智能。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人工智能、5G网络和更先进的传感器。

  7.AI将实现人类大脑水平的智能。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全球高带宽连接、神经网络和云计算。

  8.AIaaS(AI即服务)崛起。在某些领域,与人工智能的合作甚至将成为一种要求。例如未来,在没有咨询AI的情况下做出某些诊断可能会被视为渎职。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日益智能化的人工智能、全球高带宽连接、神经网络和云计算。

  9.智能硬件成为你的“软件外壳”或“认知假肢”。帮你管理电子邮件、监测健康状况、了解你的偏好、预测你的需求和行为、为你购物等。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日益智能化的人工智能、神经网络和云计算。

  10. 可再生能源成为能源消耗的主流。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材料科学、硬件进步、人工智能/算法和改进的电池技术。

  11. 保险业从“风险后的恢复”向“风险的预防”转变。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机器学习、无处不在的传感器、低成本的基因组测序和机器人技术,可在产生任何成本之前检测风险、预防灾难和保证安全。

  12. 自动驾驶汽车和飞行汽车将重新定义人类出行,很快将变得更快、更便宜,交通成本将下降3-4倍,改变房地产、金融、保险、材料经济和城市规划。你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以及你如何度过你的时间,都将被人类旅行的未来从根本上重塑。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机器学习、传感器、材料科学、电池存储改进和无处不在的千兆连接。

  13. 按需生产和按需交付将催生“即时物联网经济”。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网络、3D打印、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

  14. 随时随地感知和了解任何事物的能力。我们正在迅速接近一个传感器的时代,全球成像卫星、无人机、自动驾驶汽车激光雷达和AR头戴盔都是全球传感器矩阵的一部分。在这样的未来里,重要的不是“你知道什么”,而是“你提出问题的质量”。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地面、大气和太空传感器,庞大的数据网络,5G通信网络,下一代Wi-Fi和机器学习。

  15. AI改变消费。我们开始信任并依赖AI来做出大部分购买决定,因此,通常会争夺您的注意力(无论是在超级碗还是通过搜索引擎)的广告行业将很难影响你的AI。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机器学习、传感器、增强现实和5G/网络。

  16. 细胞农业从实验室进入生活。将能在任何地方按需生产牛肉、鸡肉和鱼。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生物技术、材料科学、机器学习和农业技术。

  17. 高带宽脑机接口(BCI)将上线供公众使用。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材料科学、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机器人技术。

  18. 虚拟现实技术改变零售业以及教育的未来。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VR、机器学习和高带宽网络。

  19. 更加关注可持续性和环境。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材料科学、人工智能、CRISPR、数字生物学和宽带网络。

  20. CRISPR 和基因疗法将有助于治愈疾病。这一元趋势是由以下方面的融合驱动的:各种生物技术(CRISPR、基因治疗)、基因组测序和人工智能。